Elido:)

什么都不会
每天都烦恼并开心着

突然发神经

一闪一闪亮晶晶,王杰希有大眼睛。

节日快乐

  单身狗情人节最起码喜欢的cp要甜(也没有很甜)!祝大家情人节快乐吧!

   临近春节,各战队都陆续放假,乔一帆与高英杰两单身小年轻相约撸串决定用情人节来纪念两人的兄弟情。

   分别后乔一帆在一家餐厅前的椅子上坐着,透过玻璃看着餐厅里一对对情意浓浓的情侣和为情人节而装饰的精致小灯泡。小灯泡散发着亮而不刺眼的橙光,就像这些小情侣间的爱意一般温暖美好。
他看着那些小灯泡,心里却在想着那人是节日快乐呢,还是像自己一样把所有节日都定为撸串的好日子。

   回过神来准备回家,抬起头时眼睛就对上了一双大小眼–––王杰希的眼睛。乔一帆还么来得及想他在那坐了多久是不是早就发现他了,就见王杰希已经起身离开座位。

   片刻后,店里走出一对情侣,后面跟着一位高瘦、穿着绿色大衣的男人朝自己走来。
两人视线再一次对上,乔一帆立马站了起来,想说点什么打声招呼。

   “队…王队节日快乐啊!”注视着王杰希向自己走来,乔一帆莫名的有些紧张以至于没有发觉自己说了什么。

   “节日快乐?”王杰希眯了眯偏大的左眼,嘴角微微上扬。

   “……”乔一帆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自己说的话有些不妥,想要解释道“不,我的意思是…”

   “嗯。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和我过这个节日呢?”

   “?!”彻底蒙了。乔一帆掉线短路几秒后第一反应觉得这应该只是个回应自己那句“节日快乐”的玩笑话。但一方面在自己的认知里令人安心的前辈并不像是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人,于是心里默默偏向较为期望的想法–––妈耶!王杰希喜欢我?!

   “别想多了,就是字面上的那个意思,我在表白。”仿佛读懂乔一帆了内心戏,王杰希打断他的猜测,直接给出准确答案。

   乔一帆目光越过站在眼前向自己告白的人,只令那暖、亮却不刺眼伤人的橙光占满整个脑海。

   “咳。一帆,你…希望我们以后都一起过这个节日吗?”

   “嗯,好啊,一起吧。”

    一起情人节快乐吧。

临摹了个雷总
P2原图 不知道是哪位太太画的真的太可爱啦好喜欢!!!

上午下雨不用军训 练习画脸型,下午也请继续下雨吧!!

偷懒了好多天没练画画
刚好今天考完试格雷也摸完了
依旧脸型很怪异QAQ

最近在学吉他,左手爬格子快要废了。

真的好喜欢吉他的声音。

宣示(下)

    陈觉靠在课室外的栏杆上等陈燃。

    社团里的大一师弟师妹认真地在绘制下次活动要用的道具,陈燃作为保管课室钥匙的人兼部长自然要到场指导他们。

    大概15分钟后,里面的人陆陆续续走出来,陈燃在里面用笔在纸上写写画画。

    陈觉也不觉得不耐烦,看着陈燃的侧脸完全陷入舔颜状态。陈燃轻度近视学习时习惯戴眼镜,他的皮肤偏白,脸部线条棱角分明,无意间的似笑非笑总让人觉得有斯文败类的感觉,然而接触了就知道这人责任心强待人有温和有礼,这种反差为他圈了不少迷弟迷妹。陈觉也不例外。

    直到最后一人走时跟陈燃打了声招呼,陈燃才抬起头,视线正好与陈觉对上,两人相视而笑。陈燃向陈觉勾勾手示意他进来。

    “可能还要在等一下,修改完这里就可以了。”陈燃捏了捏陈觉的脸后就拿起笔继续在纸上修改着策划。

    “你慢慢来。”陈觉半坐在桌子上,欣赏着陈燃的字体。

    等到陈燃在检查最后一项是否需要修改时,陈觉盯着纸上的眼睛突然眯了下,随后抿了抿嘴,这是他想通什么事情是的小动作。就在一个月前,陈燃部门聚餐,可以带社团外的人员陈觉就跟着去了。在校门口集合的时候陈燃接电话所以走远了点,陈觉只认识林又闻就站在一块闲聊,一群年轻人聚在一起当然是挤挤攘攘的,有人可能被撞了一下手中的水瓶没拿稳撒了一些在林又闻的身上,林又闻不方便在背包里拿出纸巾只能拜托陈觉帮忙拿,陈觉在拿的时候还带出了一张皱巴巴的但却被折叠的整整齐齐的纸,上面用笔修改了许多,字体也特别的眼熟。这是陈燃的字。陈觉只以为是林又闻是拿来参考的,没有多想放了回去。

     肯定不是为了参考,收藏陈燃的字才是目的。陈觉有点生气,虽然只是林又闻单箭头陈燃,但是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

     陈觉正在想着有什么办法能够打消林又闻的念头时瞥见教室外有一人走近,不正是林又闻吗?!陈觉脑子里快速闪出一个念头。

     陈燃被陈觉突然的动作给吓楞了,他丢掉笔,对跨坐在他腿上的陈觉一手搂腰,另一只手抚摸陈觉的头发,轻声问:“怎么啦?”

     陈觉望了一眼窗户,他知道林又闻躲在那里偷看。没关系就是要让他看见,最好让他彻底死了心。

    “我饿了,什么时候可以走?”陈觉下巴搁在陈燃肩膀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还有脸蹭了蹭他。

     情人之间的亲昵在正常不过,在某人眼中就变成了宣示主权了。

     陈燃轻笑了几声,对陈觉的只对他一人撒娇的这点十分受用,“好,不改了,我们这就走,打火锅去!”

    等陈燃收拾好东西,两人走出教室,陈觉才向刚才林又闻走的方向望去,果然看见了他匆忙的身影。

    这下该死心了吧?

宣示(上)

上思修课时想到的一个关于受被情敌无意间灌了一杯醋后回击的梗。原本只想写一小段的,结果太啰嗦了写了一大堆。
@
  
   陈觉从车窗里看到这一幕都要气炸了。

   自己男朋友靠在别人身上,而那人并不厌烦似乎还很享受。他认识那人,陈燃社团里的师弟。

   要只是这样的话陈觉还不至于那么气,毕竟陈燃喝醉了,无意识的靠在别人身上很正常。但当某只手抚上陈燃的脸,轻轻的抚摸着眼眶挑逗似的摸到嘴唇,做着暧昧的动作时--陈觉简直想瞬间移动到他俩面前粗鲁的分开他们。

   “小伙子你还下车吗?”出租车司机的声音将他的理智拉扯回来。

   “下的下的,师傅你在这等我几分钟我马上回来。”

    急急忙忙下车后陈觉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在心里不断的暗示着自己要冷静,先把他的动作打断将陈燃弄回家再说。

    陈觉用手机回拨给林又闻,对方果然被铃声吓得缩回了手。

   “我已经到这一片了,你们在哪呢?”陈觉尽量用温和的语气问到。

   “我们在公交站附近的座椅上,就是离酒吧不远的那一个站。”

    “好,我很快就到。”说完立马挂掉手机大步向两人的方向迈去。

     不到一分钟。

    “哎兄弟,辛苦了,我先把他带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不需要帮忙吗,他是完全喝醉了,你自己没问题?”

    “没事没事,我打的车就在附近,今晚谢谢啦。”嘴上说着没事,内心却在狂吼,不是完全醉了你还能占便宜???
   
     陈觉不算矮,但抵不过个头184的陈燃,累得半死把陈燃拖回家已经快一点了,将陈燃扶上床,换上干净的衣服,擦把脸已经2点多了。陈觉睡意全无,望着睡得死沉的陈燃急切的想知道他是怎么无意中撩到林又闻的。林又闻又是什么时候对陈燃有这种感情的?陈觉十分的肯定就是林又闻暗恋陈燃,陈燃对林又闻是无感的,只是普通师弟加上在同一社团。陈觉为什么这么相信他?谁知道呢。
   
   早上10点,陈燃醒来,宿醉的感觉不好受,对于昨晚的记忆只停留在被集体灌酒前,肯定是陈觉把他带回来了。望着陈觉的睡颜忍不住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恋爱使人心情愉悦。

    陈燃洗漱之后拿起餐桌上的土司就着牛奶一边吃一边写着社团活动的总结报告。陈燃作为社团里为最有经验的大三老人对所有活动总是非常负责,能自己干的事绝不推给别人,自己有能力,对于师弟师妹也是非常上心,在社团里人缘极好,也导致了每次社团活动结束后的聚餐他总是被轮流敬酒的对象。

    陈觉已经醒了,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的,摸着凌乱的头发出到客厅找到陈燃后就准备到洗手间洗漱。陈觉每次起床第一件事就是要找陈燃,如果陈燃起早了出门也会就一张纸条告知。无关安全感的问题,只是陈觉每次起床时总是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小时候找妈妈,长大后找陈燃。也是因为这个习惯,陈觉被陈燃亲切的称作奶觉。陈觉毫不反驳,奶就奶吧,反正只对你奶。

    洗漱完出来陈觉坐在陈燃对面,喝起牛奶。

    “头不痛吗?那么早就开始工作。”

    “好多了,早完成早轻松。”陈燃把眼镜摘下,帮陈觉把头发理顺。

    “对了,林又闻是哪个系的?”

    “外语系的,怎么?”

    “没事,昨晚他通知得我去接你,就随便问问。”陈觉装作不经意的样子,脑子里已经飞快的回忆着林又闻的事。他是什么时候开始看上陈燃的?

     大二下学期刚开学那会?陈觉和陈燃两人都是金融系的,林又闻是外语系的而且还比他们小一届,在同一个时段同一个班里上选修课几乎不可能,那么专业课就更不可能了吧?可就在大二那段时间里,陈觉和陈燃两人上专业课时遇到过好几次林又闻,每次都坐在他俩前后,记得这件事的原因是因为当时陈燃问过林又闻怎么会来上课。 林又闻是怎么回答来着?

    “蹭课,想趁大一多学点其他知识。”

     哼,那可是高数,你一大一外语系的学生从没学过高数你来蹭大二高数课?催眠还行。怎么想怎么奇怪,林又闻那时就是冲着陈燃来的吧。现在想通了,可陈觉当时可不是这么想的,他还真当林又闻是个学霸来着。

     真想回到过去给自己的脑子洗洗澡。

    “你之前不是一直念叨想吃火锅吗?周五我们就去吃吧?”陈燃见陈觉像在想着什么不愉快的事,眉头都不自觉的皱了起来。既然不想说出来,那就逗他开心吧。陈觉虽然在他面前奶声奶气的,但他对还是很相信陈觉能够独立解决许多事情的,独立解决不了的陈觉也会和他商量,两人处理事情的方式十分相同自然也能够相互理解,也是他们交往两年来极少吵架的原因。

脸型还是太难把握了
肢体还不会画
总是在最后的细节部分出了错